玖瑀。

Hey!这儿玖瑀。

一只根正苗红的…半年更写手.巨慢.还天天摸鱼
APH/全职/魔道祖师/世初…巨多.cp还杂食.
经常爬墙 当然还会回来.
欢迎来找我玩呀!

米英.房客与租客.一个短打/杀手/绿植

躲过从楼上炸出来的不知名的碎片

亚瑟安静地拾起来从二楼窗口掉下来的盆栽.

是一盆绿萝。

花盆因为磕碰碎了一角,从缺口里散落了一堆颗粒般的黝黑浮土,躺在木地板上铺满一层。根茎很好地被花盆保护着,从碎了的一角里可以清晰的看见黏湿的泥土包裹成一团。

在骤鸣的枪炮声中幸运存活下来的植物,也是自他成为阿尔弗雷德的房客后,唯一熟知的,长久停留在他身边的生命。

小心的捧起绿萝的那一刻,亚瑟觉得他与阿尔弗雷德之间也有一些东西——可能是相处已久的日常——破碎了。

如今和散落的泥土一样都暴露在日光之下

短暂的寂静后 阿尔弗雷德从二楼的窗户后探出了头。

他的身后是浓重的烟雾与探出窗外一片刺鼻的硝烟味。

还有一丝很细微的,湮没在烟雾中的血的香味,随着缭绕的硝烟远去。

亚瑟不用过于抬头就能明显感觉到阿尔弗雷德那道目光 如图刚浸入雨水的泥土一样黏稠。却很灼热。

紧紧停在他脸上的目光,和平常与他嬉闹般注视他说话的不同,仿佛是在等待他的审判,灼热到渴望。

“其实…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亚瑟。”

片刻的沉寂后 阿尔弗雷德有些犹豫着打破了宁静

“就像我…”

“你受伤了吧,过来,我给你包扎。”亚瑟很明显地打断了他的话,簇着他的两条粗眉看着手中鲜绿的叶片。还未等到阿尔弗雷德的反应,便又转身将手里依旧鲜活的绿萝放在院中的石桌上,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或许很多事我真的不知道,但我总是在我们所相处的时间内,尝试做个好房客。”

“这是我选择的,那么…”亚瑟顿了顿,却很从容地吸了一小口气,仿佛在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那么接下来你的选择呢。

你会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好租客吗。阿尔弗雷德?”

亚瑟转过身,抬头看向二楼窗口那个沉默的站着的人。

凝结的空气突然流动了。

——这实在是.

“我会的,亚瑟。我会的…!”

透过逐渐散去的烟雾,阿尔弗雷德有些无法抑制的笑了。

如释重负般。

同样的,隐藏在窗口下的双手如释重负地卸下了左轮手枪的子弹。快速地将手里湿漉漉的左轮手枪扔到了房内的床上。

在此之前的时间他一直微颤抖地紧握着左轮的转轮,带着灰尘的鲜血和手中冒出的细汗几乎快要浸透整个枪管。

他真的不想那样做,选择射出或者不射出那枚一瞬间就可以穿透一个人心脏或者太阳穴的子弹。

但现在

一切都暂时结束了。

令人感到刺鼻的火药味也快要散干净了。

在楼下,亚瑟正逆着朦胧的光站在石桌前等着他。

“我会继续做一个好租客的,亚瑟。”

阿尔弗雷德没有犹豫的撑着一只手翻出了二楼的窗户,潇洒地跳到一楼的庭院里,

而亚瑟就沉静地看着阿尔弗雷德还是不免牵扯到伤口的一番龇牙咧嘴,朝他走过来。

蔚蓝色的眸子在温暖的日光里重新涌出清澈的洋流。

和手边的绿植一样清新 鲜活。

————————————————————

一个短打,名字瞎起的。

可能以后衍生为短篇故事集??(低产患者瞎说别信…!

其实在好好看电影

然后突然就…

想描述那种隐晦的日常破碎的感觉.♫

评论
热度 ( 10 )

© 玖瑀。 | Powered by LOFTER